我的网恋情缘

推荐人:匿名 来源: 故事中国 时间: 2020-03-06 16:44 阅读:

  我不假思索地回复说:“当然了。喜欢!”。这确实表达了我的真情实感,这么优秀的弟弟哪有不喜欢之理呢?
  继而,他又在屏幕上打出了这样一行字母:“//ovemysister”。也许是他摁错了键盘按键,出现了汉语拼音字母,但我细瞧,又难以拼出意思。于是,我断定那是英文。所以,我在下面打出了一个问号。
  弟弟反问我:“你受过高等教育。这么简单的句子你都看不明白?”
  我说:“年代久远,我学的那点皮毛知识早都就饭吃了,就是一些简单的单词我都忘记了。”
  他说:“想明白那话的意思吗?”
  我说:“想。”
  他又问我:“渴望吗?”
  我说:“你别卖关子了。”
  于是,弟弟很快把“//ovemysistey"翻译成汉字打上了屏幕:“我爱姐姐!”他开心地“哈哈”大笑。要我立刻表态:是不是也爱他?
  我戈登愣了一下。脸上似乎热呼呼的。但在弟弟的紧追不舍下,我的高贵、优雅、从容、淡定似乎已经荡然无存,不由自主地回复了他:“我也爱弟弟。”
  也许是因为好奇而玩弄中英文字游戏;也许是为了迎合弟弟的暂时欢心;或是顺水推舟逢场作戏?就是这么简单的、令我悔不当初的五个字“我也爱弟弟”,竟然使我的感情闸门丧失了坚守,那滚滚疾泻的两股情感洪流融入一体,把我和弟弟卷入了情海。
  五
  一位名人曾说过:“没有任何力量比知识更强大,用知识武装起来的人是不可战胜的。”弟弟的渊博,弟弟的优秀,确确实实征服了我。在我心中犹如升起了一颗夜明珠,散发着柔和而美丽的光芒。但这毕竟是一种崇敬和爱戴。谈到情爱,我真的没有充分的思想准备。况且,我已经是个有了家室的中年妇女,并且年龄比他大三岁,与单身弟弟相爱真的不匹配。所以,经过冷静的思考,我和弟弟说:“一个人在情绪激动或醉酒中的决定,往往是错误的。我真的不能爱弟弟……”
  弟弟的回复如同闪电那么快:“怎么不能?一定能!爱,难道还需要理由吗?”
  我说:“因为,我不能给你婚姻和家庭。我们的花朵开得再美丽,终究不会结果的。”
  “我不奢望你的婚姻,也没有成家的非分之想。因为姐姐是世界上最优秀的女强人,除了姐姐,没有我理想的人选。我宁愿终身独守不娶。只要有姐姐的爱就足够了。”
  “姐姐哪有你说的那么好?你多才多艺,很会写诗,精通英语,姐姐真的配不上你。”
  “姐姐一言九鼎。既然承诺了,就要言而有信。英语,我会教你的……”
  就这样,我开始和弟弟学习英语。我从新华书店买来了课本和英汉小词典。因为我有基础,而且很努力,弟弟教我教得是那么耐心,是那么的投入卖力气。使我进步真的很快很快。我暗下决心,一定要赶上弟弟,争取能和弟弟用英语聊天!这也许就是爱情的力量吧!
  自然,弟弟教我单词、纠正发音,仅凭打字是难以奏效的。所以,我们是在语音交流中进行学习的。
  弟弟和我一样,会说一口纯正的普通话。从各自的资料上看,我们都是“唐山”人。但是,唐山管辖十几个县、市,究竟弟弟家住何方?在哪就职?我们大概网恋已有半年之久了,可是,我连这些都没搞清楚,岂不爱的有些荒唐?!
  那么,弟弟究竟是个怎样的人呢?
  六
  我很想知道弟弟的履历身世,由于我的优雅和矜持,一直是“小曲好唱口难开”。。在一次聊天中,我却在不经意间,意外地扑捉到一线蛛丝马迹,终于搞清了弟弟的部分资料,令我欣喜不已。
  我问弟弟:“你是滦南人?”(唐山所辖的一个县)他诧异地反问我:“你怎么知道我是滦南人?”
  “我不但知道你是滦南人,而且还知道你家在农村!”
  “是吗?!”我仿佛看到了网线那端的弟弟被惊得瞠目结舌。
  “你从来没有问过我的;我也一直没和你讲过。你怎么会知道得这么清楚?”弟弟终于不打自招——承认了。
  我说:“到现在,你还不知道我原来干过什么工作。今天我可以告诉你:我调来分公司之前,一直是在总公司工作,先后担任过人事部、组织部的干事。全公司近千名干部,我都了如指掌,不然,怎么调度使用?”我似乎是在故弄玄虚,但是,我所担任过的职务却是真实的。
  弟弟沉默了片刻,百思不得其解:“哦!你曾专门管过档案?可惜,我不是你们公司的员工;你更不知道我的真名实姓,哪会查到我的档案?你在忽悠我吧?”
  我顺着弟弟的思路和疑惑,再次给他设了个迷魂阵,以便再吊他的胃口:“查你的真名实姓易如反掌。给你个提示:我这里有你的电话号码。我们曾经通过话的。你好好想想吧。”
  弟弟的智商不能不令人佩服,他立即回复说:“你说得很对,通过电话号码,确实可以查证手机主人的注册姓名。但是,那是公安破案常用的手段。你哪能随心所欲、欲所欲为?”
  “我就能!”我给他打了个调皮的小图标
  “你不能。绝对的不能!”
  “想知道‘谜底’吗?”
  “想。”
  “那你就从实招来。把你的家庭情况全盘托出。”
  “你不说出‘谜底’,我就不告诉你。”
  “你不告诉我你的家境,我就永远不揭‘锅’。”
  就这样,两个人就像小孩子过家家、捉迷藏,都在极力刨根问底而又不肯打出自己手中的“牌”。最后,我终于向弟弟让了步:我先揭开谜底,然后由他自报家门。
  他说:“一言既出,”
  我说:“驷马难追!”
  七
  弟弟是哪里人?家住城里还是农村?我是从他的声音中辨别出来的。自从相识那天起,我们的语音交流一直是用普通话。那天,我们在语音聊天中途,他要接听电话,让我稍等片刻。我从通话内容听出,那是他的亲姐姐打来的,他们在电话中却是用的方言土语,这是我第一次听到弟弟的原版声调——一奶同胞的姐弟俩,那浓重、地道的滦南乡音呔韵,使我断定:弟弟就是滦南人。

赞助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