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网恋情缘

推荐人:匿名 来源: 故事中国 时间: 2020-03-06 16:44 阅读:

  “那么,是城里人还是乡下人,怎么能从电话声音中分辨得出来呢?”弟弟很疑惑地问我:“是不是瞎猜出来的?因为‘对’与“错”,只是50%的概率,一定是你蒙对的!”
  我说,不是蒙对的,而是有科学道理的。因为我在电话中,听到了清晰的背景“音乐”——汪汪的犬吠声。
  “哈哈哈!”弟弟不屑地反问我“难道只有农村才有狗吗?城里养狗的大有人在呀。”
  我进一步向他解释说:是的,城里的狗确实也很多。只是,绝大多数豢养的是宠物犬,小巧玲珑,神态可掬。那宠物犬的叫声大都尖润可爱、悦耳动听。而弟弟电话里的狗叫声,却是粗犷、凶悍、惊心动魄,分明是农村看家护院的大狗。如果把城里的宠物狗比做交响乐团里的小号声,嘹亮而婉转;那么,农村看家护院的豺狗,就是交响乐团里的大贝斯,低沉、浑厚,震撼人心。
  原来如此!弟弟对我的心细如丝、极富说服力的分析和判断,佩服得五股投地,竟然打出个大拇哥的图标。继而,又把一幅拥抱接吻的图片传上了屏幕:“我真服了你了!佩服你的精明和才智!你是我的宝贝宠物小狗狗。我爱你!”
  从此,他果然称我为“小狗狗”,我对这个新“职称”也便欣然接受。他说他家那条大狗名字叫“大黑”,我便把弟弟称做“二黑”。这样,二黑和小狗狗,就成了网恋情人,聊起天来,更是别有一番情趣。
  谜底揭开了,弟弟释然了。下面该他介绍家境了。
  他打出个“嗨——!”字,沉默了许久才说“本来,我真的不想说。既然有约在先,我也只好‘恭敬不如从命’了”。他的打字速度明显缓慢了许多。我似乎感受到弟弟的悲伤情绪在升腾。难道弟弟真的很不幸?
  他说,他的父母早已去世,家里只有弟兄二人。他是哥哥,弟弟因小儿麻痹后遗症不能走路,生活不能自理。另外,还有个出嫁在外村的姐姐,时常回来洗洗涮涮料理家务,但那毕竟是暂时的,护理伺候弟弟的重担压得他透不过气来。但他很坚强,不管是春夏秋冬,也不管多冷多热,他每天中午都要回家给弟弟做饭……这样的话题令我心情很沉重。我不禁想起一句古话:有福之人,生在州、城、府、县;受苦之人活在穷乡僻壤。那么优秀渊博、出类拔萃的弟弟,竟然是这样的处境!家里有何经济来源?我忐忑而又极力想把话说得尽量轻松些,问他在何处发财?
  他轻蔑冷笑地回复说:“哼!发财?我在最底层。”
  “农民?”
  “不是。”
  “村官?”
  “更不是。”
  那末,弟弟究竟在哪儿工作呢?我想:‘最底层’的含义是,不管他从事何种行业,必定是个被领导的小人物。今天,他的情绪如此消沉,过分地探询和关注,只会令他尴尬和痛苦,我何须再继续追问?
  弟弟的不幸,使我对他的爱,又增加了深深的同情和怜悯。
  八
  没有曲折不称其江河;没有坎坷不称其生活。我和弟弟的网恋不仅充满了诗情画意,极富情趣和浪漫;但也有误会、矛盾和苦涩。
  我和弟弟的网聊,周日的夜晚是最最幸福快乐的大好时光!因为每个周日,是老公去单位24小时值班的日子。我和弟弟的网聊没有时间限制,有时会长坐不倦、聊到深夜,甚至,有时会激情勃发忘记了时间而通宵达旦。我们时而打字,时而语音,时而用英语交流。有说不完的情话,有讲不完的故事。弟弟幽默、风趣、滑稽,常常把我逗得捧腹大笑。两个人的精力是那么旺盛,情绪是那么饱满。久而久之,我们把周日的相聚命名为“鹊桥会”。
  又是个“鹊桥会”的日子。我们打字正聊得热烈,不料,我每月必来的“好事”光临,我必须去洗手间处理一下。热聊的时间突然停顿了5分钟。我回来见到,屏幕上打了几个问号,并且弟弟发出了语音邀请。
  我紧忙在屏幕上回复“好了”两个字,然后接受了他的语音请求。
  弟弟很急躁地质问我:“怎么回事?你在忙什么?”
  我说没忙什么。
  “没忙什么,怎么这么久不回话?”
  我语塞了。毕竟是女人的“内私”,哪好意思和一个未婚男人启齿?于是,我把语音关掉了。在屏幕上打出了“保密”两个字。
  “对我还保密?”
  “是的。”我很得意地打了一个调皮的图标——。
  岂知弟弟却起了疑心:“是不是在和别的帅哥热聊?”
  这下伤了我的自尊心。和弟弟网恋以来,我没和任何异性聊过天,也没有加过任何一个网友。我认为,聊天必须要专注,这也和我对弟弟的感情专一是一致的。我既没有一面浏览他人的日志,一边心不在焉地和弟弟应付聊天;也没有一心二用,同时和两个人分别聊过天;更没有因为感到枯燥、乏味借口困倦而退出,然后再和别人缠绵的叛逆行为。恋人如果到了那种地步,说明感情已经到了冰点。充满欺骗、缺乏信任的网恋,还有什么存在价值?即使你心中不是这样想的,但客观上已经注定缘分走到了尽头。所以,弟弟的疑心,无异于用尖刀刺痛了我的心肝,气得我手指颤抖难以打字!于是,我又和他恢复了语音,气愤地大声回敬他:
  “我就是在和别的帅哥聊天了!”
  就是这句言不由衷的反击,仿佛火上浇了油,激怒了弟弟。他像一头发怒的雄狮,怒不可遏地大声指责我,谴责我。我分明听到他那端噼噼啪啪摔打键盘的发泄声。以前,我也曾因为打字突然变慢而引起过弟弟的发火,但那毕竟是我的错——我在打字时,为了从同声字库里寻找、选择恰切的单词而延误了时间,弟弟的埋怨发火,我不但没有怨愤,反而感到是一种精神上的满足。弟弟敢爱、敢怒,彰显了男子汉的刚阳之气,这也正是老公的一种欠缺。我们婚后十几年来,老公始终对我宠爱有加,从来没有发过脾气。这也许正像有的女人,没有挨过丈夫打骂而想品尝挨打的新鲜滋味是一样的。所以,那次弟弟的发火,如果算是弟弟的一种缺点的话,我也笑纳了。因为,爱一个人,不但要爱他的优点,也要容忍他的缺点,这也许就是包容的博大罢!

赞助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