流淌在心底的河流

推荐人: 来源: 时间: 2021-02-07 17:34 阅读:

有些记忆既熟悉又陌生,像有些朋友一样,你熟悉的是他的外表,并不真正懂得他的心。漳卫新河就是如此,这条熟悉的河流,总觉得她太不起眼了。到去年才明白她其实隐藏在我心底,一直默默地流淌,从未停歇。

漳卫新河在我县的北边,古称鬲津河,历史悠久,为当年禹治九河之一。至唐宋时,黄河夺鬲津古河入海。后黄河南移,夺淮入海,此河遂逐渐湮没,变为废黄河,成为一时之患。为泄水以平患,人们将来自山西的漳河和来自河南的卫河汇入鬲津河,初挖减河。至弘治三年,减河上口移至四女寺,并置闸,河遂名四女寺减河。河几度淤通,闸几度修废,至民国时,几成旱田,其害大矣。建国后,政府几度治理,疏浚河道,兴建四女寺枢纽,兴害为利,四女寺减河始名副其实。河北、山东即以减河为界,后经再次大规模治理,重新疏浚,兴建拦河蓄水闸,并更名为“漳卫新河”,沿用至今。漳卫新河自四女寺而下,由西南向东北流入渤海。漳卫新河流域物宝天华、人杰地灵。有许多名胜古迹和美丽动人的传说,徐福即由此河乘船入海东渡日本。漳卫新河入海处是碧波荡漾的湿地,独特的地理位置,复杂多样的生态环境,丰富的食物资源,使这里的水生植物和鸟类非常丰富。植物以草木类为主,其中芦苇、碱蓬为优势种。鸟类以旅鸟和冬候鸟类为主,代表种类有东方白鹳、大天鹅、灰鹤、燕雀等。常见种类有池鹭、董鸡、白头鹎等。

最早见到漳卫新河是读书的时候,我去紧邻河堤北侧的泰山行宫,亦称碧霞元君行宫(该建筑为鲁北地区仅存的明代建筑珍品,为旧志庆云八景之一)游玩。路过漳卫新河,河流并没有留下过多的印象,只记得有一个水闸,水闸至今还在,只是有些老了。熟悉漳卫新河是参加工作以后,我上班的乡政府紧邻漳卫新河,就在河的南边。乡镇的三十多个村落几乎都傍着这条河流,我差不多每天见到这条河流。说真的,我和这条河流虽相处了六年多,却总觉得她并没有什么过人之处。别说雄浑伟大的黄河,美丽壮阔的长江,连我县的马颊河也赶不上。她太普通了,甚至还不如我老家的那条小小的河沟,老家的河沟虽小,我却能读透她的心,因为我是在家乡的河水里泡大的,有着血浓于水的深情。即便是走到山南海北也不会忘记,那里是家,想起来会流泪的。

可真正读懂漳卫新河,感觉到她的美丽还要从去年说起。我和朋友到海兴办事,路过漳卫新河下游。还没走上河堤,心里就产生了一阵阵的悸动,就像见到了初恋的情人一样。我有些纳罕——河流不还是那条河流吗?河堤上的柏油路替代了原来的土路,虽然还是那条河流,可有了不一样的感觉,觉得美丽起来。我极力望着周围的一切,高大的绿树像两队卫兵一样站在路的两旁。此时正是枯水期,河水少的可怜,露出一块块的河床,却使河水两侧的绿色更加显眼。慢慢地,河面愈来愈宽阔起来,两侧的芦苇渐渐多起来,在微风吹拂下起起伏伏,仿佛在欢迎着我这个久违的老朋友。不大不小的河流一波一波漾过来,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着金色的光芒。渐渐地,我眼里闪现出点点红色,且越来越深厚,变成了一大片一大片的,那娇艳剔透的玫瑰红沿河向下游延伸。刹那间,我说不清我的心是收缩了还是放开了,对,那是家乡的碱蓬草。我觉得我变小了,小的变成了河里嫣红的一个点,又觉得我变大了,大到足以张开双臂将这所有的红色拥抱。冥冥之中似乎有一种声音在耳畔滚动,她注入了我的灵魂——这是来自大自然的气息,是天籁,还是漳卫新河的诉说?直到这时我才有些读懂她了,她触动了我记忆中的那颗神经,她早已埋在了我的心底,只是太深了。

我和漳卫新河耳鬓厮磨相处六年多,那时正是我青春萌动期,没有来得及细看她的模样,更别说去探究她的内心。看着远方,我仿佛走进了河流的入海口,我见过黄河入海口那壮丽的人间奇观,我想漳卫新河流入大海时也肯定是一幅有着独特魅力的美丽画卷。我眯起眼想象着,仿佛看到一条纤细的小河,泛着金鳞汩汩流淌,夹杂在绿色芦苇和嫣红碱蓬草中间,恰似红绿相间的地毯上金色的丝线,将整幅妙笔生花的画卷妆点得更加美丽!片片芦苇和碱蓬草诉说着苍凉的妩媚,有的海鸟站立在突兀的滩涂上,有的正在捕捉鱼虾,有的不时掠空飞过。但这一切都是静静的,不出一点声响。远处的海面上,三三两两的帆影缓缓驶过。海浪在海风的吹拂下向海边涌过来,它们喷着泡沫,绽放着朵朵银花。这一切,活脱脱是天神地母捡尽人间自然坦荡的情愫铺就而成,钟灵敏秀,风物绝顶。静静地站在它面前,觉得熙熙利来、攘攘利往世界里的做作、矫揉、压力、限制和虚荣都会化为乌有,人变得更有生气与活力,人,更像一个人了。

漳卫新河,流淌在我心底的河流,看来我是真的小瞧你了!你的这种宁静之美,自然之美,还有那份坦荡自然的心境,留给我最魅力、最深情的篇章!足以让我用一生去默默地体验。

版权作品,未经《短文学》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赞助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