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烟柳春晓西子景,苏堤尽收西湖韵】

推荐人: 来源: 时间: 2021-02-09 17:22 阅读:

提到西湖,家喻户晓的一款风景早就深入人心,南宋时期“苏堤春晓” 列为西湖十景之首,经过元明二朝,至清康熙帝题写西湖十景之名并特对之作诗赞扬,便一直享此殊荣。久居杭州,苏堤自然是常去之处,对于她所特有的美,她所以能位列十景之首,无论视觉效果还是心灵的感慨,可谓堪称一绝美奂绝伦,当然也就有了发自内心的感受与领悟。

诗情画意的西湖,在春天的胸襟处展示最美妙的旖旎风光,春的西湖是大自然赋予人间姹紫嫣红的炫丽风景,有鸟语花香莺歌燕舞的渲染,草木如织,蓊郁蓬勃,馨香迷人,鹭鸟盘旋,翩翩起舞,黄鹂欢歌,喜雀跳跃,好一派欢欣鼓舞情趣盎然的意境,西湖之美令人目不暇接眼花缭乱,春风得意的情景,由明媚的春光炫耀成心中的锦寰。氤氲清香,绚丽灵秀,恍若滋润每个人的心房,春天的胜景自然融入并滋润美丽无暇的心灵,走进西湖总是令人心旷神怡流连忘返,犹如淡雅高远的心空无比爽朗。

桃红柳绿,妖娆妩媚,远山含黛,水秀山清,山川拥揉在簇簇桃色窈窕中,流转于凝脂如滑的粼粼碧波里,难怪大文豪东坡把湖比作西子美艳,让西湖之妖娆艳丽彰显出富有人性之美,诗歌之韵,词之婉约,元曲之音,诠释西湖含藏淡远,空蒙奇妙,全方位道出西湖的神韵和意境。历代文人墨客描写与赞颂西湖美景这两个特征的诗词、歌赋、游记和散文,数不胜数。一首苏东坡的“水光潋滟晴方好,山色空蒙雨亦奇”,便是这种描写与赞颂的千古绝唱。在西湖诸景中,而苏堤既有自然美景又同时具备诗韵非凡的魅力,二者兼具,恐不为过。每当人们漫步于苏堤,既可真切地观赏苏堤自身之美,又能同时领略西湖美景之精华,令人感慨万千浮想联翩。

苏堤之美,首先在于她向游人烘托出清新秀丽,在簿雾缠绕之时,一抹烟柳于薄如蝉翼的微风中飘荡,更是恰到好处,舒缓流畅朦胧缥缈。苏堤南起南屏山、毗邻花港观鱼,北至栖霞岭,紧接曲院风荷,一湖碧波在粼粼波光中尽情荡漾,远眺十里长堤如仙女样柔美地横卧,连接起南北两山相对应的葱茏树色,界分着西湖里外两半的温柔风情,远望六座拱桥沟通两半湖水,真想枕水聆听湖水的窃窃私语,真想捧一顷碧波感受烟雨江南的清欢。六桥几乎等距离地分布于堤上,使平如掌面的长堤如波浪般起伏有序,宛如飘逸的翠绿色玉带,西湖的湖光山色因此而既连成一体又添了多重层次,蓦然想起我以前写的一首小诗:苏堤春晓影叠重,玄武烟柳月朦胧。镜湖清波映桃红,胭脂河畔花葱茏。龙池晓云绘丹枫,霜染菊影伴金凤。寒荷临雨背西风,腊梅吐香春意浓。

西湖的柳堤风景美不胜收,是天赐地绣的旷世之作,细看“映波”、“锁澜”、“望山”、“压堤”、“东浦”、“跨虹”这些充满诗情画意的桥名,就已经令人陶醉,文字的墨香早就熏得苏堤如痴如醉,更使苏堤平添浪漫色彩和浓郁的人文气息。有人说时过境迁,苏堤是否变幻黯淡神伤呢?随着时光流转,苏堤越来越清秀美丽,那非凡的神韵,那灵动温婉的诗性,仿佛长盛不衰的青春美男子,也如秀丽美艳的窈窕淑女,年年岁岁展示在人们的心灵之窗,刻烙在人们美好的记忆里挥之不去,上有天堂下有苏杭果然名不虚传。

岁月如梭,时光飞驰,年年岁岁花相似,岁岁年年景不同,苏堤春晓翠绿葱茏,山河华丽转身,时光再次旋转到二三月间,那时候寒冬刚过,早春的微风还带着几分寒意徐徐拂来,北方的树木花草还沉睡在梦中,还留着寒霜浸染的印记,保持着冬天里特有的肃穆、萧索与平静,这里却已涌起温润的气息,悄悄开始了春的萌动:堤边的小草,焦黄中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绿,慢慢的由绿而青,向四周伸展开去,间或亦有些蓝色和黄色的小花,正在探头探脑,倾听和期待着春的脚步;“一株杨柳一株桃,夹镜双湖绿映袍”(乾隆)。堤边的柳枝也爬上了鹅黄的颜色,渐渐的由鹅黄而淡绿,而满枝嫩叶;随后,与垂柳相间的桃树,亦新叶吐翠、花蕾满枝、含苞欲放,艳丽可人。

习习微风吹拂,荡起一湖春水,桥影摇曳,花飞絮落;莺飞鸟啼,唤醒一堤春色,十里湖光怀抱青山叠翠,在光阴的罗盘中谱写押韵的诗篇,饱蘸天蓝地净百花争艳的润色,描绘一幅苏堤春晓的丹青水墨画。碧水掩映,波心亭影,三潭印月,神寺灵隐,无限胜景。都宛若与“苏堤春晓”遥相呼应,以春的使者,以西子绝色之美,迎接海内外嘉宾,恭候早春来自各方的游人,仿佛如约而至的游人,又以他们的欢声与笑语,向人们传递春到西湖的喜讯。

苏堤用一梭精彩的葱茏,青如翡翠玉的色,生命的绿,春意盎然的美,诠释生命之歌的平凡而又伟大的媪婉风情。苏堤之柳镌刻着岁月沧桑的年轮,风中的苏堤春柳在悠然地荡漾着,低头窥视清凌凌的湖水,和谐地与湖里欢笑的涟漪打着亲近的招呼,柳在无忧无虑中荡着秋千,望着一碧如洗的蓝天和飘逸舒卷的白云侃侃而淡,一如既往地赞美着苏堤的似锦繁华。

这种清丽与灵秀之美,于桃花中展现得最是明显。苏堤桃花品种繁富。碧桃类,花朵特大,如雪似银,红白间杂,娇美怡人;寿星桃类,株矮俏丽,妖娆可爱;垂枝类,枝梢下垂,仿如戏水;紫叶桃类,叶近红紫,花似涂浓。桃花盛开之时,异彩纷呈,白色、粉色、红色、金色,各种颜色,如片片彩霞,万紫千红;重瓣、复色、单瓣,各式花瓣,似盈盈含笑,千姿百态,争奇斗艳。明代文学家高濂,喜揽景会心,善幽赏真境,为妙观西湖真趣,长期寓居湖畔,对苏堤桃花的鉴赏可谓细致入微,开显出桃花在不同时刻与情形下的种种幽趣。他在《四时幽赏录》中说,妙观六桥桃花,其趣有六:晨间桃花,霞彩映红,风姿潇洒,若美人初起,娇怯新装;月下桃花,影笼香雾,色态嫣然,夜容芳润,若美人步月,风致幽闲;夕照桃花,红影花艳,酣春力倦,不胜妩媚,若美人微醉,风度羞涩;雨中桃花,粉溶红腻,鲜洁华滋,色更烟润,若美人浴罢,暖艳融酥;灯下桃花,瓣影红绡,争妍弄色,若美人晚妆,仪态万千;将凋桃花,残红零落,辞条未脱,半落半留,若美人病怯,铅华消减。数种幽趣,几多姿态,道尽了苏堤桃花之风韵之美妙。苏堤在花的海洋里招摇,于阵阵芳香处翘首期盼,多想让光临西湖的游人满面春风含香盈袖,以轻松惬意的心情把苏堤春晓浓缩成立体的画,无声的诗,彩色灵动的镜,带回温馨的家。

苏堤之美,还在于她于晨晚间常浸润于由朝烟、夕岚、雨雾所形成的淡远与空蒙之中。淡远与空蒙,亦是西湖景色具有醉人魅力之所在。每当烟、岚起时,“由断桥至苏堤一带,绿烟红雾,弥漫二十余里。”(袁宏道)“望西湖诸山,颇尽其胜。烟林雾障,映带层叠;淡描浓抹,顷刻百态。”(李流芳)此时,六桥柳色,树烟花雾。凭栏眺望西湖,天与云与水相接,山与树与屋隐现;远处的南北高峰,山色空蒙难认;堤东的三潭印月、湖心亭,堤西的刘庄、郭庄,若隐若现,恍然如仙境中的蓬莱;偶有游船,先是于雾中隐隐绰绰,无声地向身边飘来,渐渐地清晰起来,穿越桥下而过,又慢慢地隐没在雾中;西湖似乎在刹那间变得陌生起来。倚桥四顾身边,浓荫疏林中,桃花绿柳间,笼着轻烟薄雾,“花满苏堤柳满烟”,(陆游)“诗在烟光柳色间”;(尹廷高)晴日的明媚变得含蓄,清亮的莺啼显得淡远,苏堤仿佛在眼前渐渐归于空蒙。此时的西湖与苏堤,在这淡远与空蒙中,春的神韵无边无际,诗的意境无穷无尽。 苏堤之美,不尽于此,更在于她介于里外两湖之间,可尽揽两湖之胜景,诚如明代文学家李攀龙所说:“纵目楼台穷眺望,万山争列酒杯前。”

“三面环山一面城,一湖映双塔、湖中镶三岛,三堤凌碧波”,这是西湖景观的基本格局。三堤横卧,苏堤居中,直贯南北两山春,串起里外两湖景。立于堤上任何一处,远眺,可见“远山层迭,浓淡相间”(高攀龙)。近看,则是“山色四围合,湖光十里平”。(毛显诚)堤南端,紧倚南屏山,直接太子湾,山上松柏竹青翠欲滴,湾内郁金香争奇斗艳馨香缕缕沁人心扉。

自南往北,跨上“映波桥”,东面与雷峰新塔遥遥相望,西面有一水面称为小南湖,湖对面的岸边上那座粉墙黛瓦、景色幽静的楼台,是过去的蒋庄。经过花港观鱼公园正门往前,堤两边湖面开阔,西边为西里湖,东边便是外湖,“锁澜桥”仿佛真有“锁澜”之妙;

倚栏向东眺望,近处三潭印月,平桥曲折,高阁掩映,水中三塔清晰可见,远处保宝塔,轻纱遮面,亭亭玉立,山上景色美不胜收。伫立“望山桥”上,近处可观看山色葱郁叠翠,远处可领略 “双峰插云”风姿,桥下则常见游船穿越往来于里外两湖,桥西即与西湖第一名园刘庄隔水相望,桥东又可见宝石山、吴山左右对峙,“望山桥”果然有“望山”之用。立有康熙手书“苏堤春晓”碑的御碑亭,位于“压堤桥”南面,“压堤桥”旧时又称“情人桥”,桥旁花木扶苏,桥下垂柳倒映,别有一番景象。

三潭远去、西泠渐近,前面不远处就是“东浦桥”,桥左延接有一堤,名金沙堤,堤上有玉带桥,由此游人可进入西湖的另一著名景点“曲院风荷”;东浦桥也是晴天湖上观日出的好去处,清晨,东方红日冉冉升起,湖中倒影金光点点,顿时会让人觉得充满朝气,豪情满怀。“跨虹桥”与“映波桥”各居北南,构成对景,顾名思义,此处过去是观看彩虹的最佳地点,那时,夏日雨后,天空湛蓝,如刚被洗净的大幕,从桥上远望天空,常可见一道彩虹长空飞架,连起天空与水面,壮观之极,可惜,现在已经很少能看到这样的情景了。细细回味,苏堤六桥之名,不仅雅致浪漫,也与在彼处可观赏的西湖景致特色多少有些相合。

仰望着苏堤南端苏东坡纪念馆前先生的立像,眼望远方,舒展、沉稳、睿智。就是这位诗人太守,为官一任,以诗人的想像,为杭州点化成境,为西湖挥毫泼墨,脍炙人口,令人拍案叫绝,是文豪东坡大师为后人,留下一条美妙的充满诗意的苏堤,真是:烟柳春晓西子景,苏堤尽收西湖韵。

赞助推荐